劉秀群 (4月)

我自小在農村長大,生活清貧,學識不多,父母自幼雙亡,因此年紀輕輕便盲婚啞嫁,幾經波折來到香港定居,生兒育女,勞碌工作養家,因中國傳統的風俗習慣,家中會安放不同的神祇及觀音像供奉,以求家中平安及心靈的慰藉,可是日子仍是充滿恐懼與不安。

然而上帝的愛一直沒有離開我和家庭。隨著女兒的長大,他們有機會接觸教會,亦帶領我參與教會的活動,加上誼妹的女兒,她們是九龍堂的教友,不時邀請我參與教會的崇拜和活動,我開始接觸基督教信仰,但礙於守舊的思想,一直未有決心信主。

不過上帝很是奇妙,生命在祂的恩典帶領中。退休後的生活悠閒,我早上喜歡上茶樓和到公園、球場等地方閒坐,有一天,在葵芳球場遇到一對惠荃堂的教友夫婦走前來與我傾談,邀請我參與他們的長者聚會,我便開始了穩定的教會團契生活,更深認識上帝的話語,也接觸不同熱心的基督徒,生活比以前更充實,後來我也開始跟著女兒和孫女們參與信望堂的崇拜。

信主後,人變得開朗和平安,因為主教導我要常常喜樂,不住禱告,我學會將所有憂慮都交給主。記得半年前,我的眼睛要進行手術,就是因為相信主會保守,令我心中平安,順利過渡。經歷了上帝的恩典,我很感謝祂,因此我立定決心要跟隨主,接受祂成為我生命的救主。希望洗禮後,能夠每天研讀聖經,認識上帝的話語。

 

汪詠儀 (4月)

要執起支筆去寫—我的見證,對我來說真的有點難度,因為有很多事情想分享,但又不知從何說起,在時間緊逼下,腦袋又點兒閉塞,我希望這篇分享可以寫得精簡而又不令大家感覺沉悶吧!

自小我便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長大,父母是基督徒,返教會祟拜、上主日學便成了我兒時生活的一部份。像一般小朋友,小時候上主日學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因為有故事聽又可以唱聖詩,更加有得吃喝玩樂,多麼的開心呢!但慢慢地…當我升上了中學,開始反叛貪玩有自己的主見,再加上那時候爸爸長時間在海外工作的關係,我返教會的次數便漸漸地減少,甚至不願意返團契及崇拜。我與主的關係也逐漸地變得疏離了。

感恩…雖然我疏遠了主,但衪的慈愛對我仍然不離不棄。當我離開香港去到澳洲升學的日子,縱使有許多的不習慣、思鄉、甚至學習上的困難,但我所行的每一步,主都好像為我早作安排及預備,在路途中祂給我機會遇到很多基督徒的朋友,令我繼續有接近主的機會。我承認我的反叛、任性、自私……這麼多年來令這位愛我的主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但是,衪不但沒有放棄我、離棄我……相反地我在主的保守下,順利完成我的學業以致投身社會工作,拍拖結婚生小朋友,成長道路中縱然有荊棘,但總算是平坦。

「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上帝、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碉堡。」(詩篇18:2)

不過,平坦的路不會永遠都是平坦的。特別在這幾年裏,主給了我一個又一個的考驗 (無論在工作上、家庭上、或女兒心愉由幼稚園升小學的問題),亦因為這些考驗,把我和主的距離再次地拉近了。感恩…因為父母、弟弟Raymond和心愉的關係,我再次踏足教會,遇上一個令人很舒服的團契,在這裏認識到一班很好的弟兄姊妹。多謝他們給予我支持和鼓勵,使我有重返教會的動力,參加團契鼓勵我凡事向主禱告,將一切交托給這位全能的父。雖然與他們相處的日子很短,但在這段艱難的日子裏,是他們教曉我將凡事去交托,相信主必引領我看顧我。

「你必點亮我的燈;耶和華我的上帝必照明我的黑暗。」(詩篇18:28)

從小時候接觸的播道會、浸信會…到敬拜會,直到今天的循道衞理會,我相信這就是我和基督教的緣份。那種微妙的關係,主在我身上所行的神蹟,叫我不得不去相信上帝的奧妙。活了這麼多年,曾決志信主多次,離棄多次,但今天…我終於可以肯定的、認認真真地向大家說“我決心要成為一個基督徒了!”

「所以,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

 

黃婉珊 (4月堅信禮)

我生於一個基督教家庭,就讀於基督教的學校,自幼便隨父母到教會上兒童主日學。在成長過程當中,不乏聽福音、學習聖經的機會。曾經離開了教會數年,然後又斷斷續續參與教會活動。我相信上帝的存在,但感受不到自己的生命如何跟祂連結。

直到去年初,碰到一個大難關,一如既往轉向身邊朋友傾訴、尋求意見,卻怎也得不著安慰。一天,走到戲院看電影「最美麗的安排」,當中有句對白令我印象深刻:“要留意周遭隨之而來的,最美麗的安排”。我開始思考神在我生命裡面的安排是什麼?對於各種蒙答允的祈求,究竟是神的幫助,還是純粹機遇巧合?對於各種歷練,究竟是神刻意的安排,還是坊間所說的“因果報應”?又何謂“最美麗的安排”?別人信佛供佛,會拜神也會還神,他們同樣會為自己祈求,同樣會有得著答允的時候。但可以如何分辨出這就是基督的工作?常聽傳道的人說:上帝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祂是大能而滿有能力的神,祂是獨一的神。但神的「獨特、大能」之處在哪?會如何向信祂的人顯明?

偶爾讀到一篇靈修文章,內容大致如下:「我的孩子,你有沒有想到過:凡與你有關的事,也與我有關。所以,我特別喜歡訓練你。當試煉攻擊你的時候,你的軟弱需要我的剛強,你的平安在乎讓我替你爭戰。你是不是正在艱難的環境中,四周的人都不暸解你,都不遂你的心意,都看不起你?『這事出於我』。我是管理環境的神。你所處的境遇並非偶然的,都有我的美意在其中的。」於是,我對神說:「我信這事出於你,請讓我經歷你的美意。身邊不乏會取巧、會用手段去成就自己計劃的人,但這些行動都不是你所喜悅的。請讓我學懂順服,也讓我明白你的旨意。」

去年年中,毅然轉換工作。面前有兩個選擇:1.是份固定工作,有更高的職位銜頭,而且有較大發揮空間;2.是份外判合約工作,銜頭比前者低,著重遵守制度流程。前者才是我所渴望的,但我選擇了後者。雖然當中充滿許多不穩定因素與疑惑,但我深信這就是神為我安排的。感謝主!慢慢地發現,這份原本不太渴求的工作,竟然滿載著驚喜——有一群基督徒同事、有一群同樣喜歡運動的同事、有和諧而公平的工作環境、會鼓勵員工學習、分享經驗和參與義工服務、願意栽培員工等等。至於工作範疇,亦正好在磨練我從前不足之處。在這裡,可以舒適地做回自己,改善並增值自己。不必過於保留,也不用浪費精力去處理人事關係。這些都是出乎意料的。種種因素的集結,相信不會是單純機遇上的巧合,這就是神的恩典。也應驗了那句說話:「人生也許常常不能照自己想的發展,但或許在不經意時候,生命自有它美麗的安排。」我首次確確實實的感受到神在我生命中巧妙的作工。

從前,我未曾注意到神的應許和祝福。雖在年少的時候已接觸到祂,但未能經歷到神與人的連結。眼看身邊團友們一個一個接受洗禮,然而自己雖早已在父母的帶引下於觀塘堂接受了兒童洗禮,但卻一直未有感動去行堅信禮、未有抓緊這福份,實在慚愧。經過二十多年的尋求、對信仰的觀察、思考和經歷,我渴望在往後的生命中,繼續充滿神的引領和恩典。Amen!

其實為何我會選擇去這個短宣而不去工作呢,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爲知道教會有一班導師眼見我們那一屆的人慢慢好少返教會,會有失落的時候,自己能夠去到就去,起碼不會少一個。導師由細睇到我大,心裏會有個責任不想令他們失望。其次想自己見識多些,過些有意義的日子。

Read more ...

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 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這是萬 軍之耶和華說的。」(瑪拉基書 3:10)這段經文常常也會看到,鼓勵信徒做十一奉 獻的功課,我從來也没有留意,也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Read more ...

我以往來澳門都是陪同事一起或家人住酒店吃喝玩樂,也因處處賭場,所以我 一直不太喜歡來。自從弟弟去年在澳門上班及置業,教會又派發2015澳門事工 的宣傳單張,我覺得住宿方面自己比教友方便得多。我也想,若家人適逢星期 日在澳門,也可趁機會邀請他們返澳門堂崇拜。當填好「盈樂大使」表格、致 電負責同工時,他説由於新宿舍在擴展中,7月份的義工訓練因而延期了,提醒 我留意網上消息。然後……一切又擱置了。

Read more ...

崔梓華 (4月)

「我細細個就聽過佢個名架啦!」自小就讀基督教小學的我,對聖經故事、馬槽歌、主禱文等一點都不陌生,而我一直是個很乖巧的學生,因此我都不會質疑上帝的存在。我相信上帝應該是真的,只是我找不到上帝與自己的關係。初中時,朋友曾邀請我返過幾次教會;中四時便開始跟中學老師持續返教會,但卻不曾依靠上帝,因為我信自己多於上帝。很多次跟上帝擦身而過,幸而他親手捉緊了我。

我是一個很乖巧的學生,是因為我一直對於成績都十分著緊。不是因為我家有虎爸虎媽催迫我讀書,而是因為我從小就認為,成績是証明自己存在的確據。我家還有一個姐姐,以前我總是把自己跟她比較。她是一個很聽話的孩子,我則是經常駁咀、固執、總是不依父母心意行事的孩子;因此,我常常覺得父母總是寵姐姐多很多。我只能在學習上取得很好的成績,才能比她優勝。所以回想當時年紀小小的我,原來已經有了自己一套的世界觀-只要有人欣賞,我的價值便被證明。因此,我要努力證明自己。我的成績一直都在上游,但我對於自己擁有的很沒安全感。在其他同學還嘻嘻哈哈到處玩時,我在中二的時候已經會到自修室溫習,在中四時積極備戰文憑試,中五時放棄跳舞打球等興趣,專心補習操卷……為的是讓自己能考個好成績,下一站大學。

中六,是真實地遇見上帝的一年。一直都好好地準備這個試,對自己抱有不少的期望,相信靠自己必定有回報。在考第一科的前一天,卻突然發現自己出水痘。一直不容有失,不曾想像一失手會如何的我,呆得不知如何處理。「我還可以做什麼?」、「一直以來的努力還有用嗎?」……心中驚恐,晴天霹靂。這時,帶我返教會的老師叫我禱告,把自己控制不到的事交托給天父。沒想到這個禱告的威力有這麼的大!那是一份直入心坎的平安,現在還記得,教我深深感受到天父的真實和同在,使我不再因為突如奇來的病而恐懼及不知所措。一直以來都靠自己吃力走過,捉緊等同自己價值的學業,那刻終於知道,我不用靠什麼去証明自己,上帝都會愛我保守我,陪著我走。因著莫明的信心,我的心被堅定,不再懼怕。

後來入讀浸會大學,在學校團契的成長,尋找到合適自己的教會,一步一步都是恩典。在生活依然會有好多不可預知的挑戰,不因成為基督徒而突然一帆風順,但我學習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上帝,相信他會為我預備最合適的,使我不再懼怕自己一個面對生活的高山低谷。

遇上主耶穌是我一生最美我祝福,感恩他在我生命中的帶領。願我繼續緊跟主腳踪,一生不偏倚。

 

劉淑欣 (12月)

我是在中學畢業那年第一次到教會,暑假我參加了信望堂的生命好友營,是中學同學邀請我的。我在中學的朋友不多,中四時成績差了很多,我生長的家庭並不富裕,使我覺得自己的價值也隨著差了的成績下跌,亦是家人的負累,同學之間又因為學業而競爭,沒有好的成績就交不了朋友,因此我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而生活。當然,我心中對自己也有不少期望,我希望自己能灑脫地不看重別人的眼光,但其實內心還是十分介意的,好想改變自己卻改變不到。好感恩上帝讓我認識到Martha,是她邀請我參與教會的活動,有些對話雖然是三年前溫習時她有意無意地對我說的,但我不時會想起,例如她問我為什麼要努力讀書,為什麼想讀大學。

我本來覺得生命無上帝的,人是靠自己、家人和朋友的,認為軟弱的人才需要神,才需要祈禱和信仰。參加了教會的活動後,都帶著很多的疑問,包括上帝是否會聽我們的祈禱,為什麼說人有罪等等。不過因為我要開始大專的生活,沒有中學同學相伴下,我修讀的是連自己也不清楚要學甚麼的「土地測量及地理資訊學系」,實在想不到有何方法令自己更平安,就唯有祈禱,求上帝讓我知道他是真的,也求他幫助我適應。

在理工大學,上帝在我身邊放了更多的基督徒,讓我看見他的工作,他們沒有因為我是讀高級文憑而孤立嫌棄我。雖然如此,但我還是很想有好好的成績去證明自己的價值,所以很想升上學位課程。我一直在校園事奉和學業之間好掙扎和感到好大的拉扯,當時我還誤以為恩典某程度上是可以靠個人努力去賺取的。例如,其實有不少事奉我都不太情願去做,但我會以為放多點時間去事奉,上帝就會讓我的願望達成。所以,我心底裡其實還是藏著一個以成績、學位學歷代表自身價值的錯誤觀念。但同時,我能感受到上帝很多的愛,因為上帝賜給我朋友和同伴。

我真正明白到何謂無條件的愛時,是我在高級文憑畢業後的事,因為我升不上學位課程,就認定我以後一定會前路坎坷,無法想像以後的人生。我當時的疑惑亦讓我發現自己錯誤的價值觀,我事奉熱心,但完全不明白和不理解上帝怎麼會使我的成績不足以繼續升學。畢業後這段時間,上帝慢慢讓我知道我的價值真的不在於我為他做了甚麼,不在於我的奉獻有多少,更不在於我的社會地位、家庭背景和學歷。即使我沒有好好的學歷,上帝在我畢業後依然給我很多的祝福,沒有因為我升不了學而停止他的恩典,我現在還是好好的一無所缺,他總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令我驚奇。

可能在迷茫困惑中,我們會質疑上帝,會覺得信仰可笑,但我相信每人既是上帝的兒女,他認識他手所造的,他用慈愛去吸引著我們,並按著他的時間去成就他的心意。當然,我還是有很多需要讓上帝陶造的地方,所以洗禮不是因為我已經完全完美了,只是盼望有更多的學習,更多地對上帝開放。

謝鎮山 (12月)

小時候,我是跟隨爸爸接觸道教的,也接觸過佛教,但事實上我當時年紀很小,什麼也不認識。直至我上了小學,我就跟媽媽參與教會活動,最初是返浸信會的,後來搬屋緣故我便轉校至亞小,因而來到信望堂。

我人生遇過不少耶穌的神蹟,還記得我第一次決志是在2012年的GIVE ME FIVE生命好友營中,當時我聽了一個很感動的見證分享,加上我從小就開始接觸基督教,因此我決志信主。但是,當年我的信念並不堅定,而且那時的我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連跟人打招呼也不敢。直至我參加了組長訓練、籃球隊和高小籃球隊小教練計劃,從中上帝使我對他有更強的信心,也增加了我的自信、領導能力和服侍他人的能力,令我現在可以在小學籃球隊中分享經驗。

至於我洗禮的原因,起初只是希望獲得「基督徒」這個名份,於是我就跟李牧師分享我洗禮的念頭。在2015年,我還未足16歲,而且我未有準備作基督徒的心,所以我當時跟牧師說我未準備好。直至今年幾個月前,李牧師再問我:「鎮山,你準備好洗禮未呀?」我心裏雖仍有猶豫,但我卻回答說:「準備好!」然而,當開始上洗禮班後,我更加堅決信服上帝,因為在洗禮班中令我知道一些關於基督教的歷史,也明白到我能接觸這信仰不是必然的。